欢迎进入华体会体育官网!
联系电话:0535-6028889
当前位置:首页 > 华体会官方网址

【少将打电话到一个营没找到营长下午2位少将1位中将就到营里】

时间:2022-09-20 07:01:33

  1962年,空军刘亚楼司令员和成钧副司令员在向请示,将一个地空导弹营从北京拉出去,机动作战打击U-2的报告签发之后,便开始思考到哪里去打和选择哪个营出征的问题。

  在解放战争中,两位将军都是组织大兵团作战的指挥员,每组织一次战役,都要选择突破口,选好能打开突破口的部队,这也是为将的取胜之道。

  一、把地空导弹部队从北京拉出去打U-2飞机,虽说是一个营的行动,但也是一次非同小可的军事举措

  极为关心,元帅们亲自批准。打的是一架U-2飞机,实际上是新中国在高空领域与美国的较量,其政治意义远大于军事意义。仗打胜了,就会极大地壮我国威军威,令全世界刮目相看,就会打掉美国的嚣张气焰,使蒋介石妄图的美梦破灭,就会振奋起全国人民战胜自然灾害的勇气。因而,到哪里打,用哪个营去打,胜算的把握更大,就成了两位将军考虑的焦点。

  U-2飞机入窜侦察的航线是经常变化的,不是一成不变的,它的变动虽有端倪可察,但找准它并不易。我一个地空导弹营打高空侦察机的火力范围有限,选的阵地稍有偏差,就会与其擦肩而过。就像赌博一样,差一个点也不行。所以,把宝“押”在哪里很重要,押对了,才能打上;押不对,你就打不上,这可是颇费脑筋的事。

  这一年,中国大陆正处于自然灾害的困难时期,逃到台湾的蒋介石集团趁我灾害之危,积极做的准备。U-2飞机对大陆的侦察活动多在长江以南地区。经作战和业务部门多次分析、研究、比较,决定把宝押在江西省南昌市西南80公里的樟树机场。

  樟树是个可供中型轰炸机起降的机场,也是美制蒋帮U-2飞机监控的一个重点机场。樟树虽地处偏僻,但交通方便,部队可直接用铁路输送进去。有机场做掩蔽,在自己的机场内选择阵地,不惊动地方,不接触老百姓,易于隐蔽保密。部队在执行任务中的通信保障、生活保障等问题也都好解决。

  关于选哪个营出征,他们在听取了空军机关对三个营的情况汇报之后,反复分析比较,以求从中选出胜算把握较大的一个。

  实战经验是十分宝贵的。部队打过仗和没打过仗是大不一样的。二营经过了打RB-57D飞机这一仗,全营上下都经受了一次实战的考验,证明部队具有较高的素质。打仗更主要的还是选将,二营营长岳振华在朝鲜战场上就曾带领高炮部队对空作战,有战斗经验。在接受地空导弹兵器训练中,虽然是旁听生,但学习成绩优异,深受苏联专家的赏识。在使用地空导弹击落RB-57D飞机的战斗后,刘亚楼听了他的汇报,印象很深,认为他组织严密,指挥沉着果断,判断情况准确,反应敏捷,处置情况得当,表现出了他具有通权达变的指挥才能。

  刘亚楼司令员尤其看中了岳振华在作战指挥中的沉着,他认为沉着是指挥员应付一切复杂情况的基础,对一个指挥员来讲是必备的素质。

  还有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个营在这次执行机动作战任务中,由于行动极其保密,各级领导机关均不介入,在行动中不能及时得到领导机关的帮助,作战中又没有上级的具体指挥,因此,指挥员必须具备单独作战、独立自主处置问题的能力,这一点也是岳振华同志的长处。所以,比来比去,目光落在了地空导弹第二营的头上。

  于是定下决心,先将地空导弹二营从北京拉到长江以南到樟树机场机动设伏,歼灭U-2飞机,为后面的几个营的机动作战蹚蹚路,取得经验,再全面展开。

  二、营值班参谋接到军区空军副司令的电线日,快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二营的电话总机守机员对值班参谋陈辉亭说:“空军的李副司令员来电话找营长,营长屋里没有人接电话怎么办?”

  陈参谋拿起电话说:“副司令员同志,我是值班参谋陈辉亭。营长正在去饭堂吃饭的路上,饭堂距营区较远,我马上跑步去叫。”

  陈参谋之所以这样回答,是感到副司令员未通过秘书,而亲自直接找营长,一定是有重要的事情,怕营长接电话晚了要挨批评。

  李副司令员说:“不用去叫了,你告诉你们岳营长,我今天下午到你们昔丰,叫他等着。”

  下午3时,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司令员周彪中将、空军副参谋长李继开少将和空军副司令员李际泰少将相继来到二营。李继开副参谋长向营长岳振华、政委赵彬下达了二营机动作战的命令,并召集干部开会,进行了简短有力的战斗动员。

  李继开副参谋长说:“这次空军派二营出征打U-2型高空侦察机,是空军刘亚楼司令员和成钧副司令员对三个营进行了反复比较后才下的决心,报经贺龙元帅批准的。这是空军党委对二营的充分信任,是二营的光荣,希望全营上下同心协力,克服一切困难,胜利完成空军党委交给的任务。以打下U-2飞机的实际行动,向和空军党委汇报。”

  干部大会动员之后,李际泰副司令员问营长岳振华:“有什么困难,需要机关帮助解决。”

  岳振华当即回答:“我代表全营向空军、军区空军领导表示,一定坚决完成任务。请周彪司令员和李副参谋长向刘亚楼司令员报告,上级指挥到哪里,我们二营就到哪里去打,就在哪里打胜。这是个新任务,来得又很突然紧急,事先又没有思想准备,困难肯定是有的,遇到了困难我们自己先解决,我们自己无能为力的再向上级请示报告。”

  几位领导对营长岳振华的回答十分满意。李际泰副司令员,在朝鲜战场上,曾在被彭德怀司令员称为万岁军的志愿军三十八军担任过师长、副军长,是一位率军在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的较量中经历了残酷战争磨炼的将军,他拍着岳振华的肩膀说:“回答得好,作为军人,作为一个部队的主管领导,对上级交给的任务,就应该不叫苦,不怕难,天大的困难先自己克服,就是去死,也要勇敢地向前冲,惟一的态度就是坚决完成任务。”

  二营接受任务的第二天,空军主管防空作战的成钧副司令员、高射炮兵指挥部的朱虚之政委就亲自率领第三训练基地参谋长张建华和二营的先遣组,乘伊尔-14型运输机,从西郊机场起飞,去江西省樟树机场为二营勘选阵地。二营先遣组组长是副营长张治国,组员有作训参谋陈辉亭、后勤助理赵玉昆和各连的副连长。

  飞机在樟树落地后成钧副司令员带领先遣组马不停蹄地把樟树机场跑了一遍,最后把阵地选在机场跑道一侧的小树林里。

  六七月份的江西樟树机场,烈日当空,骄阳似火,树叶都被太阳晒得打着卷,一动不动,热得叫人透不过气来。

  成钧副司令员是个非常认真扎实的人,这位高级将领也和大家一起,在烈日下勘选阵地。直到制导雷达连的收发车位置定下来了,砸下了用木桩做的标记,他才对大家说:“阵地规划结束了,天也太热了,大家都到树阴下休息一会儿吧。”

  陈辉亭早在为全军高级干部参观要地防空演习做汇报表演时就认识了成钧副司令员,当时,他在高射炮兵团当作战参谋,成钧副司令员当年对这位小参谋在演习中的表现非常满意。所以此时陈参谋说起话来有点儿随便。等大家都坐下来,他对成钧副司令员说:“首长,这么热的天,也不叫场站弄点儿冰棍儿慰劳慰劳。”

  张治国副营长一听叫找张参谋长,便接着说:“成副司令员,张参谋长你是知道的,有名的皮筑篱——不漏汤,铁公鸡--一毛不拔,今天你也叫他拔根毛,慰劳慰劳大家。”说得大家哈哈大笑。

  这笑声还没完,樟树机场来了一位领导干部,向成钧副司令员报告:“刚才得到地方上传来的消息,赣江大堤决口,铁路被洪水冲断,要进来的部队无法进入。樟树机场也要受到洪水的威胁。”

  这还了得!成钧副司令员一听,立即站起来说:“赶快派车来。立即通知调度室和机组,我们到后马上起飞。先到向塘机场。”

  大家一听要走,便立即回招待所拿起行装,跟着成钧副司令员上了飞机,飞往向塘机场选择阵地。

  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领导,都有一种多年来在残酷的战争环境中锤炼出来的共同的性格和作风,那就是雷厉风行。情况有变,说走就走,一点儿都不耽搁。跟随首长执行任务的人,都必须随时做好随首长行动的准备。首长一动,立即跟上,只能是走在首长前面等首长,不能落在首长的后面叫首长等,首长才不等你呢。

  大家上了飞机后,成钧的秘书一清点人数,就剩下朱虚之政委的秘书没上飞机。秘书之间,都非常熟悉,关系也密切,成副司令员的秘书一看朱政委的秘书没到,反应很快,立即编了一个理由,建议等一等再起。

  成副司令员一听就火了:“都什么时候啦,还等!朱政委都到了,他为什么不到?不等!起飞!”

  飞机刚滑入跑道,在起飞线上加力准备起飞,远处一辆送秘书的小吉普车也开了来,但飞机已经加速冲刺在跑道上,这位秘书就被甩在了机场。

  作者简介:超人A,时政、历史领域的爱好者,各领域涉猎广,富有自己独特的见解。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聪慧,希望在这里与大家遨游于书中知识。